四川西昌经久乡森林火灾现场:灭明火后防复燃 强风成最大考验
题:四川西昌经久乡森林火灾现场:灭明火后防复燃 强风成最大检测  作者 王鹏 刘忠俊 汤雁  4月2日下午,西昌强风又起。电池厂后山区域,明火已熄灭,几处烟点的烟刚飘起来便被吹散。四川甘孜森林消防支队架起水泵,用水流细心整理着每一处烟点。  到当日14时,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经久乡森林火灾明火已悉数熄灭,3279名扑火人员转入清烟点、守余火、防反弹阶段。4月2日上午,直升机运水扑火。 刘忠俊 摄  电池厂后山是此次森林火灾中火情最重的区域之一。4月1日晚间至2日早晨,前方在风力的效果下跳过泸山山脊,直逼邛海滨,要挟湖边大街。  “这儿山高林密,坡陡,人员进山入林挨近火场比较困难。”2日上午,沿着刚铺设的消防水管,在灌木丛和杂草丛中走了近一个小时后,记者在火场见到了四川甘孜森林消防支队政委祝平,他告知记者,支队100名队员早上七点半便抵达这儿,在直升机的合作下救活。  现场其时仍有多处余火和烟点。记者看到,遇到零星火点,消防员采纳土埋、风力救活机吹灭等方法整理,更大的火点则用水泵作业。  螺旋桨的声响越来越近,直升机从空中浇下水来,稍高处很快荡起尘埃。通过今夜焚烧,林地上除了光溜溜的树干,已无杂草和灌木掩盖。灰烬厚厚一层,接触尚有余温。4月2日上午,扑火人员整理烟点。 刘忠俊 摄  祝平说,队员们31日清晨便从康定赶到西昌,当即翻开接连扑火作业。“这儿可燃物载量大,腐殖质层厚,简单引发林火剧烈焚烧,强风和多变的风向给咱们救活带来了困扰和风险。”  为应对强烈的山火爆燃,消防员携带了18式救活弹。队员刘鑫告知记者,救活弹依托瞬间高压阻燃火焰,“能瞬间翻开突破口,压住庖丁,紧迫时间用于逃生。”  与消防员一同在现场救活的还有当地民兵和乡民。巴汝镇民兵王阿甲背着喷雾器,不断对零星的烟点喷水降温。他告知记者,巴汝镇此次有60多个民兵上山扑火。  “消防员在前面灭大火,咱们在后面守好前方,避免延伸。”在火场待了一上午,王阿甲面部和脖颈遍及烟灰。这位皮肤此刻更显乌黑的彝族汉子说:“作为西昌人,咱们想在救活中出一份力。”  接近正午,区域救活使命完结,扑火人员在未被大火涉及的松林间席地而坐,有人吃起了干粮,有人拿出手机给家人报平安,也有几名消防员很快便躺下睡着。面临记者的镜头,一名消防员挥挥手笑着说:“别拍,太难堪了!”  午后,山上的风逐步大起来。正在休整的消防队收到前往另一区域整理烟点的指令,部队随即开拔。一直到当天晚上,吼叫的强风都将是他们的最大检测。